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世界媒体看中国:老大哥来了

January 4, 2018

2018年1月4日 06:35

  • 美国之音

读者手捧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 

华盛顿 —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他1949年出版的小说《1984》描述了一个噩梦般的集权社会,那里的集权政权老大哥(Big Brother)为了维持和巩固其凌驾社会的绝对权力,对社会成员实行全方位的监控,不但监控他们的行为,也监控他们的言论,还监控他们的思想。

在《1984》这部反乌托邦(即理想社会乌托邦的反面)小说所描写的那个噩梦般的集权社会中,老大哥是掌控社会的权力集团永远正确的最高领导人,他不知在何方又无处不在。他总是那张表情,那副神秘的笑脸,人们永远在他的视线之下;在那个国家,一种类似于电视机一样的监控器无处不在,一方面为老大哥做宣传,一方面监控着人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 

令人生疑的世界第一

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被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普遍认为是一个最接近于《1984》所描写的那个噩梦般的集权统治登峰造极的国家。

不过,在观察家们看来,对社会大众的监控如今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问题。

在西方国家,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日益发达首先给了技术公司庞大的监控能力,使它们得以掌控用户的种种隐私信息以便进行更有针对性的广告投放。随后,政府利用这种技术对公民进行监控。

但在西方民主国家,政府对公民的监控至少在理论上、而且也常常在实际上受到法律和选民及其代表的挑战和制约。因此,西方国家的政府不能用非法监控得来的信息抓捕公民,给公民定罪判刑。

然而,在实行共产党一党老大哥统治的中国,政府可以任意调遣任何资源对公民实行全方位的监控,以非法得来的得来的信息抓捕公民,给公民定罪判刑。为了方便掌权的中共监控公民,中共也可以操纵它掌控下的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十拿九稳地制定和通过中共所需要的任何恶法,从而使“法治”也变成了噩梦。

总而言之,网络监控如今虽然在世界各国多多少少都存在,但在诸多观察家看来,中国的网络监控之所以最受关注,是因为中共当局在网络监控方面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大大超过全世界任何国家,绝对是名列世界前茅。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在肆意践踏法律或随意制定恶法以实行对公民全方位全天候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的意愿和能力方面也是世界第一。

噩梦般的监控无处不在

中共政权对中国公民言论的监控主要是通过勒令中国的技术公司充当政府的监控工具、通过技术公司进行的。

在中国国内,这种监控通常是政府当局和政府控制的媒体所回避的话题。但在本星期一,这种监控成为意外的话题。

中国吉利汽车公司董事长李书福星期一(1月1日)在珠海的一个商业论坛上公开表示对网络监控感到不安。他说:“(腾讯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的,随便看,这些问题非常大。”

腾讯微信官方星期二发表声明否认李书福的上述说法,声言“传言中所说‘我们天天在看你的微信’纯属误解”;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上,而且“微信不会将用户的任何聊天内容用于大数据分析”。

然而,腾讯的这种否认显然是与中国现行的法律不符,也跟微信自己发表的有关隐私权的政策不符。中国去年6月开始实行的网络安全法要求网络运营者监测和记录网络运行状态、“留存相关的网络日志不少于六个月”,并对“重要数据”进行备份和加密。

路透社星期三报道说,“跟中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一样,微信被要求对中国所认为的‘非法’信息实行审查屏蔽。微信的隐私权政策说,微信可能需要保存和透露用户的信息,以回应政府当局、执法部门或相关机构的要求。

“微信没有就路透社所提出的发表进一步评论的要求做出回应。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在全世界11个用户最多的经营信息应用的技术公司中,微信在使用加密技术保护用户隐私权方面名列倒数第一。”

日本公共电台电视台NHK星期三报道说,“在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管控不断收紧,从去年开始用户个人组成的聊天群也成为管控的对象。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在微信发表(没有存留用户的聊天记录的)声明之后,许多网民发帖表示‘不能相信’,从而凸显出中国人对政府和技术公司监视他们的通信感到不安。”

老大哥与资本主义结合

中共当局依赖必须听命于当局的技术公司对中国公民进行《1984》式的监控,侵犯公民隐私,剥夺公民自由。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其中首屈一指的公司就是腾讯公司。腾讯(以及中国其他技术公司、互联网门户网站)的运营模式也符合奥威尔在《1984》里所描写的老大哥的监视器,即一方面为老大哥做宣传,另一方面又为老大哥监控社会成员。

于是,在世界媒体和中国千百万网民看来,腾讯发表声明声言没有监控网民是一种大胆得惊人的颠倒黑白,因为就在2017年年底,腾讯还因为将在广州率先试验推出将微信面部识别与身份验证捆绑的项目而成为世界新闻。

英国《金融时报》在2017年12月27日发表一篇报道,介绍了腾讯的这种为中共老大哥监控中国公民(以及在中国的任何人)的先进技术及其实施计划,以及腾讯这个中共老大哥的驯服工具如何得益于自由资本主义的怪异现象。

《金融时报》报道的标题是,“中国公布与腾讯微信捆绑的数码身份证制度”;副标题是,“这一项目将进一步把9亿零200万用户纳入腾讯覆盖范围极广的技术生态系统”。报道说:

“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将准许居民通过面部识别把他们的全国性的身份证号码与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通信和社交媒体应用腾讯捆绑,从而进一步把中国的消费者纳入腾讯的技术生态系统。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说,南方沿海省份广东省省会广州市当局宣布广州南沙区本星期推出试点项目。下个月,这一项目有可能推广全国。

“2011年起步的微信是一个移动通信平台,但后来扩展进社交媒体,可以通话,进行云储存,在线购物和金融服务,包括手机支付。

“腾讯有能力利用微信每日平均九亿二百万用户的数据生财,投资者对此看好,腾讯公司的股市市值自2017年以来翻了一番以上。其股值上个月一度段时间超过脸书。但是,分析家们依然担心腾讯缺乏资产多样化。

“隐私权倡导者对腾讯这样的私营技术公司和中共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感到担心。中共当局操控着庞大的监视和信息审查屏蔽体制。微信对政治敏感信息和社交媒体内容实行审查屏蔽,并按照指令跟警方分享用户身份信息。

“在微信上匿名已经不存在。中国当局自2013年逐步引入手机电话实名制,所有的微信账户必须跟手机号码捆绑。”

当局如何变成了老大哥

显然,当今中国实现奥威尔在《1984》描写的集权政权全方位监控人民方面走在全世界的前面,而且其进度惊人。

1月2日,法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FranceInfo发表报道,标题是,“中国当局如何变成了老大哥”;副标题是,“现在已经不可能在中国逃避录像监控”。报道说: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视频监控网络,在2017年每8个居民就有一个监控摄像头监控。到2020年每两个居民就可以摊上一个摄像头。

“这些摄像头不仅是摄像,而且北京在面部识别方面也走在前头。

“中国政府希望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全世界。而中国警方更是在前沿。在去年12月上旬,中国警方根据英国广播公司记者约翰·萨德沃斯提供的一张他自己的照片在7分钟之内就锁定了他的行踪。

“支持全方位监控的人认为,这种技术可以使生活变得更舒畅,更安全。批评者则认为,这是对14亿中国人的进一步监控,而中国人已经生活在信息封锁和警察高压之下。”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