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华盛顿邮报:伊朗抗议可以借鉴阿拉伯之春的哪些教训?

January 4, 2018

2018-01-04 14:22 博谈网

作者:Marc Lynch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华盛顿邮报》1月2日刊登的Marc Lynch的文章,题目为“伊朗抗议可以借鉴阿拉伯之春的哪些教训”。以下为文章译文。

伊朗各地近日爆发的抗议活动引起了这可能是革命性变革的巨大兴趣。这场自2009年绿色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几乎让所有观察家惊讶。它们是在周边地区而不是在(首都)德黑兰爆发的,并一直是由劳工阶级和较低级别的伊朗人主导,而不象2009年的示威是由城市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推动。在近日的抗议中,喊出的口号显然是革命性的,而不是改革性的。

这些抗议活动之迅猛及覆盖范围震惊了经验丰富的伊朗观察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对于这些抗议仍有许多不确定性,包括它们真正的规模、持久度、领导层和政治抱负。

虽然这种热情可能部分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也明显形似2011年阿拉伯起义所经历的。尽管经济和政治上的不满情绪高涨,也没有人预料到民众动员的浪潮,也极少有人预料到会在埃及和突尼斯推翻根深蒂固的独裁者。在过去的七年里,众多学者撰写了关于2011年阿拉伯之春及其后果的文章。从2011年的阿拉伯经验中可以得出什么教训呢?

以下是阿拉伯起义的一些初步教训:

1、革命的时刻各有自己的逻辑……但不会持久

突然爆发的民众动员常常是不可预测的。在阿拉伯的例子中,和在伊朗一样:积聚多年的不满情绪高涨:经济衰退、治理失败、精英腐败、精英内斗、傲慢的军队和不受欢迎的外交政策。面对似乎势不可挡的政府势力,活动人士反复发起大规模抗议的努力一再失败。起义者们的突然成功让活动人士和其他人同样感到惊讶。

民众动员在本国乃至各国之间迅速蔓延,远在也门和叙利亚的抗议者们受到了半岛电视台和Facebook上突尼斯和埃及场景的启发。阿拉伯地区的起义以及他们强有力地呼唤自由和社会正义让他们看上去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方。到目前为止,在伊朗,尽管受到强烈的审视和媒体关注,但这些新的抗议活动还没有在国外传播。

在突尼斯和埃及,成功的动员创造了新的政治现实,因为人们突然看到了此前似乎完全不切实际的政治变革的可能性。

在革命的时刻,通常的政治规则似乎被中止了。大批以前在政治上默默无闻的人走上街头;长期的对手在共同战斗的时候形成联盟;长期存在的精英们突然感到自己的生存前景不明。在这些时刻,意图、期望和渴望可以迅速转变:起初的经济抗议可能成为要求政权更迭;起初的呼吁选举可能变成要求革命性变革。

不过,抗议者们在与时间赛跑。意想不到的起义给政治体系造成巨大震动。在突尼斯和埃及,街上挤满的大批民众形成不可抗拒的压力,迫使长期执政的总统在不到三周内下台。但是,无限期地维持动员是很困难的。最初的乐观情绪会消退,难以一直保持非暴力,政治抱负出现分歧。抗议者们有一个相对狭窄的窗口,来使该政权显得不可能生存下去,来说服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来支持他们的事业,并迫使出现终局。

因此,那些政权有各种动机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等待洪水退去,生存下来。几乎所有经受住2011年民众动员的阿拉伯政权都依然在位。巴林的政权通过外部支持、大规模暴力镇压和后续的宗派报复运动而得以生存。约旦和摩洛哥的国王通过改革宪法、选举和选择性的镇压来满足民众要求。叙利亚政权在伊朗的帮助下对其挑战者进行了一场残酷的战争。对于伊朗政权,这些教训同样适用,因为伊朗象中东其他政权一样,把自身的生存看得高于一切。

2、抗议者必须赢得更广泛的支持方能胜利

把巨大数量的非积极分子带上街头,阿拉伯之春的起义产生了巨大的能量。例如在埃及,年轻的活动人士在2011年之前一直以创造性的方式抗议了十年,但他们自己无法对政府构成严重威胁。

有证据表明伊朗的抗议规模和可能的覆盖范围令人震惊,但不大清楚是否有新的选民加入这场挑战。在地理分布上,伊朗人的抗议令人印象深刻,但与阿拉伯之春早期的起义或与2009年的伊朗绿色运动相比,其人数似乎颇少。

在突尼斯,抗议开始于被忽视的南方,但迅速蔓延进入首都,并得到了强大的民间社会组织的支持。到目前为止,伊朗的抗议似乎是无领导的,集中在青年和下层工人阶级,与正式的政治分离,也脱离了既定的公民社会。这对伊朗改革派和民间社会活动家提出了挑战,他们不确定这些新的抗议者的身份和愿望。

3、军方的选择通常是决定性的

关于阿拉伯起义的大量研究集中在各个军方不同的反应上。在突尼斯和埃及,军方推动了总统离职,而在也门,军方使得政治瘫痪了数月,在利比亚几乎从一开始就爆发了内战。

然而,在其他大多数阿拉伯起义中,军方仍然是忠于政府的。

4、社交媒体喜忧参半

来自伊朗的抗议视频迅速扩散,类似于阿拉伯起义更具象征性的特征之一。

智能手机,无处不在的视频,电报和社交媒体几乎在世界各地促成了突然、迅速、出乎意料的抗议动员。它们能够协调和传播抗议方法和口号,并让示威者向国际社会传达信息。

但社交媒体也充斥着抗议运动的弊病。社交媒体倾向于制造出信息泡沫,这在短期内可能会增强力度,但是会在后期推动两极分化。更重要的是,社交媒体可以传达高度误导性的事件印象,特别是当现场没有新闻记者能提供事实核查时。

(译文有删节)

原文What are the lessons of the Arab uprisings for Iran's protests?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