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美联社:受经济困境重创的工人阶级加剧了伊朗的动荡

January 7, 2018

2018-01-07 07:41博谈网

作者: Lee Keath编译: 赵亮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美联社》1月6日的报道。伊朗的多鲁德镇(Doroud)本应是一个繁荣的地方,它坐落在扎格罗斯山脉两河交界处的一个山谷里,富含可开采的金属和石头。去年,镇外一家军工厂推出了一种先进的坦克模型。

然而,地方官员数月来一直在呼吁国家挽救当地的经济停滞。多鲁德镇失业率在30%左右,远高于官方给出的超过12%的全国失业率。年轻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当地的钢铁厂和水泥厂很久以前就停产了,工人几个月来一直没有工资。军工厂的雇员主要是外来者,与当地的经济分离。

多鲁德镇有17万人口。8月份,当地议会议员Majid Kiyanpour对伊朗媒体表示:“失业率正在上升”,“不幸的是,国家没有关注。”

这是多鲁德镇成为过去一周伊朗爆发的抗议活动中一个抗议前沿的重要原因。网上视频显示数千居民沿着多鲁德镇的主要街道游行,高呼:“独裁者去死!”晚上,年轻男子在市长办公室的大门外放火,向银行投掷石块。据报道,当安全部队开枪时,至少有两人死亡。总体而言,目前全国至少有21人死亡。

对经济的愤怒和沮丧已成为12月28日爆发抗议活动的主要动力。相对温和的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曾经承诺:在2015年伊朗与西方签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下,取消大部分国际制裁将会重振伊朗长期受创的经济。但是,尽管结束制裁确实为增加石油出口带来了新的资金涌入,但这些钱极少流向更广泛的人口。同时,鲁哈尼已经实施了打击家庭的紧缩政策。

示威活动主要集中在像多鲁德镇这样的几十个较小的城镇,那里有着最痛苦的失业问题,许多工人阶级感到自己被忽视了。

工人阶级长期以来一直是支持伊朗强硬派的一个大本营。但是抗议者们把怒火对向了执政的神职人员和精英革命卫队,指责他们垄断经济,汲取国家财富。许多抗议活动都见到公然拒绝由伊斯兰教神职人员领导的伊朗政府体制。在伊朗,自1979年革命以来,以神职人员为首的机构对议会和总统这样的民选机构具有相当大的权力。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对所有国家事务具有最终的发言权。

“他们把一个人变成了神,把一个国家变成了乞丐!”在几场游行的视频中听到这样的哭声。“富裕的神职人员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

最初是食品价格突然上涨点燃了抗议。据信鲁哈尼总统的强硬对手煽动了在伊朗东部保守城市马什哈德的第一次示威,企图引起公众对鲁哈尼的愤怒。但是,随着抗议活动从城镇蔓延到城镇,变成了反抗整个统治阶级。

鲁哈尼12月中旬公布的预算进一步激起愤怒。该预算要求大幅削减由鲁哈尼的前任建立起来的现金福利发放,并且拟议提高油价。

但是,在削减经费的情况下,该预算显示给宗教基金会的资金大幅度增加。这些基金会,包括宗教学校和慈善组织,都与强大的神职人员紧密相连,并且常常作为赞助和宣传机器来支持他们的政权。

当宣布该预算时,鲁哈尼承认他的政府对大部分支出没有发言权,他还抱怨对流向宗教基金会的资金缺乏透明度。“他们只是从我们这里拿钱”,他说。“如果我们问‘你们把钱花在哪里了?’他们说:‘这不关你的事,我们花在我们想花的地方。’”

鲁哈尼的经济计划集中在试图控制政府开支和建立私营部门和投资。

他的政策已经把通货膨胀率从原来的两位数字调到了上个月的百分之十。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初取消大多数制裁后,伊朗经济出现了重大增长,2016年的GDP增长了13.4%,而此前一年的GDP下降了1.3%。但几乎所有的增长都是在石油行业,出口量从2015年每天大约100万桶上升到2017年每天大约210万桶。

石油部门以外的增长率为3.3%。被鲁哈尼称为对外开放的另一个好处——重大外国投资没有成功,部分原因是美国继续制裁阻碍了国际银行业的进入,而且因为担心其他制裁最终可能会重来。

伊朗官方统计中心的数据显示,伊朗的官方失业率为12.4%,19至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达到28.8%。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欧亚、俄罗斯和东欧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布兰达·谢弗(Brenda Shaffer)写道,这些省“面临着更多的经济困难”。“外围地区的收入水平和社会服务水平更低,失业率更高,因生态的破坏许多居民面临着广泛的健康和生计挑战”。

伊朗首都德黑兰和其他主要城市也感受到了痛苦。2016年12月,包括鲁哈尼总统在内的伊朗人对当地一家报纸刊登的一系列照片感到震惊。这些照片显示无家可归的吸毒者睡在德黑兰西郊的Shahriar露天坟场上。

德黑兰居民Nasser Nazari说,“东西不应该贵到人民不得不喊出来。这是因为官员们不管人民”,虽然他认为应对的方式不是抗议。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