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裴毅然:大陆怪事(一)

January 5, 2018

一、內鬼迎李鬼

為提高GDP以彰政績獲得提拔,內地三四線城市凡能引來外資,即便過個賬,主政官員亦能獲得提成。如引資落地,成功運作,不但土地價格飛漲,地方政府還能狠撈一筆土地出讓金,GDP十分好看。既得實惠又得政績,「招商引資」一直是各級官員十分關注的「重點工作」。

2008年下半年,一家自稱「韓國現代建設集團」的外企經招商引資,多次與邯鄲政府接洽,經一系列考察、認證,2009年正式簽約〈現代(邯鄲)國際汽車貿易城專案〉。但此後韓國現代集團正式發函,「韓國現代建設集團」乃不折不扣的冒牌李鬼,與他們無任何關係。

但邯鄲市府已為這一專案累積劃撥六個億財政配套補貼,專案最後爛尾,法院查封房產。這場騙局並不複雜,當邯鄲市府組團考察對方公司,人家在現代集團出租的寫字樓「像模像樣」辦公,考察組信以為真。政府一決堤,當地銀行、信託公司、施工企業、融資個人、業主統統被騙,全城陷入「洪澇」。

邯鄲市府被騙,八年後才被媒體曝光,具體損失至今尚未明確公佈。至於誰應負責,更是無人追究,大概一如既往的「集體負責」。 href="#_ftn1" [1]

二、無法撲滅的傳銷

1998年4月21日,中共政府全面禁止傳銷,下達《關於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反傳銷快20年了,無論電視、報刊再怎麼宣傳、教育、勸誡,就是無法阻遏一茬茬傳銷組織。2012年,全國大小傳銷組織超過三千個,參傳人員1200萬,分佈20多省區。前幾年主要集中在南方,現在移師中西部、華北,東北也氾濫成災。 href="#_ftn2" [2]

一個傳銷組織原在合肥,移師西安,以西部大開發為名,以1040“陽光工程”為名,租居西安一個中高檔小園,半年即發展至數百人;最低進入門檻3800元(無權發展下線),拉到69800元(立即提成一萬)。一個青年傳銷參與者說:能掙到錢的就是對的。等到升至「老總」,都知道就是騙人的傳銷,但已進來,自己有投入,也掙到錢。即「明白了,也殘廢了」。

說到底,中國人還是窮呵!急呵!不僅經濟上遠遠「革命尚未成功」,道德上更是「一切還沒開始」!在歐美絕對會遭到普遍抵制的「欺騙」,竟在大陸屢禁不絕,而且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三、「陸民」素質

中共秉國近七十年,14億國人90%都「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按說早該培養出兩三代「共產主義新人」,至少應該有「社會主義覺悟」,可事實是陸民素質遠低於「萬惡資本主義」的港臺,更不用說歐美發達國家了。

據2002年《北京日報》,北京工業大學仿習人家歐美愛心項目,推出无人售报,丢报严重,六周亏损近千元。2016年9月底,上海西康路一家飯店引進歐美「分享冰箱」模式,每天將飯店提供的25份炒菜、一些企業提供的即將過期的月餅、點心,擺放在門口冰箱,供附近流浪者、貧困人員免費領取。兩個多月運行下來,「一人多拿」成為愛心冰箱能否繼續的最大難題。

「分享食物」(包括搬家時留下用具),在歐美已十分常見,既減少浪費,又營造溫暖社會氛圍。德國、西班牙都有此類「愛心冰箱」。居民們將家中多余的水果蔬菜、牛奶面包放入室外冰箱,提供可需要者免費拿取。

然而上海西康路的「愛心冰箱」,店員放入冰箱的食物,五分鐘就被一掃而空。不少附近居民算好時間,拎著袋子過來裝食物。報道此事的記者分析原因:「愛心冰箱」遭遇水土不服,主要是未考慮部分國人的心態,這部分國人成長于物資緊缺時代,已習慣「不拿白不拿」,超市便宜幾毛錢的雞蛋也會去爭搶,更不要說免費食品。這部分人為「節約」而白拿愛心食品,致使「愛心冰箱」無法服務于真正的需要者。「偉大的社會主義」只能培養出如此這般的新一代公民,「東風」還拿什么去壓倒人家「西風」? href="#_ftn3" [3]

四、貪官最擔心的

「六四」民諺:

如今當官的,挨個殺,有冤枉的;隔著個兒殺,有漏網的。

不靠民主分權監督制腐,難道能指望「黨的教育」與「階級覺悟」麼?事實上,越打越多的絕大多數落馬貪官均來自狗咬狗的「堡壘從內部攻破」,或行賄者精心保管的「備忘錄」、「流水賬」,很少出自制度性檢查。若無「人民內部矛盾」——不是行賄者攀咬便是情婦的大義滅親,甚或小偷「肅貪」(抓到把柄或勒索或揭發),「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便不可能落在這些貪官汙吏身上。

所有尚未東窗事發的貪官,最擔心的就是知情者「進去」,最害怕的「牢里人」的揭发,尤其判了死刑的,为保命会一个劲猛揭發。

47歲的北京富商夏克明雇兇殺了八人並分屍(包括老婆與情人)。2008年底,夏克明與其弟等四人一審死刑,夏克明開始檢舉揭發,「拎」出天津新港海關副關長胡叢華百萬受賄案。因檢舉有關,夏克明一直未執行死刑。一方要保命,一方正好「擠牙膏」,那些與此犯有涉但仍未「事發」的貪官,每晚肯定睡不著覺——「碧海青天夜夜心」。 href="#_ftn4" [4]

浙江東陽億萬富姐吳英在看守所裏檢舉17名官員和銀行頭頭,東陽市府十多名官員先聯名一審法官判處吳英死刑,再請求浙省高院維持原判死刑。

只能靠小偷肃贪、靠「狗咬狗」揭腐,一則則沉重的「紅色笑話」,一幕幕并不輕松的「中共幽默」,能了嗎?何時了?

結語

當然,事物總是量變到質變,各種社會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等不及中共的「進步」速率,或會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方式完成民主轉型。但目前這段黎明前的黑暗,相當難熬呵!怎麼辦?怎麼辦??有人說:「好好活著,等著看大戲!」

                                         12/27/2017  Princeton

 [1] 王秀寧:〈誰為邯鄲招商騙局負責〉,原載《中國青年報》2017-2-28,《報刊文摘》2017-3-3摘轉。

 [2] 楊海:〈傳銷遇上反傳銷〉,原載《中國青年報》2015-8-19,《文摘報》2015-8-25摘轉。

 [3] 邵寧:〈「愛心冰箱」的尷尬〉,原載《新民晚報》(上海)2016-12-22,《文摘報》(北京)2016-12-29摘轉。

 [4] 顏斐:〈死刑犯供出海關大貪官〉,原載《北京晨報》2011-12-10。《文摘報》(北京)2011-12-15,第三版「法制縱橫」。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17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