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裴毅然:大陆怪事(三)

January 9, 2018

縣官的抱怨

2011年,一位從小縣提拔到大縣的縣委書記向記者抱怨:縣財政收入帳面8億多、縣級工業園區企業產值76億多,似乎一副好牌;到任後才發現縣財政實際收入僅5億,工業園區銷售收入實際不過19億,大片廠房閒置。這位興沖沖到任的縣委書記很郁悶——

從表現上看,自己被提拔了,風風光光,實際上接手的是「一手爛得不能再爛的牌」。

經仔細梳理,他發現,地方財政造假主要手段為二:一、鼓動企業虛開發票,企業納稅後,縣鄉財政再以「項目扶持」、「納稅大戶獎勵」等方式返款企業,「返點引稅」幅度甚至高達30~50%。二、調動住房公積金、社保基金、融資平臺資金等,以應付當期財政考核任務,檢查完後再轉回各路資金。

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造假,乃是上有所好。一位縣官向記者揭發:一次上市里開會,市領導很嚴肅地說:「預定的財政增收任務是一定要完成的,如果完不成,請提前說,我們立即換人,自然有人能幹。」就這么赤裸裸要求造假。

對於前任的財政造假,後任官員只能「表示理解」。一位地方官員向記者訴苦:

剛到任時也想擠一擠財政水分,幹點實的,但畢竟大家同在一地為官,前任領導多被提拔,一擠財政水分,他們會說你拆他的臺,說不定會給你穿小鞋,只好作罷,明哲保身。[1]

道德水準

2015年5月3日,成都特警五大隊警察原振俠在街上見一女子遭劫,原振俠沖上去掀翻歹徒,兩名小伙子上前協助。歹徒為逃避處罰,咬舌自殘,周圍群眾連忙撥打110、120。可那位遭劫女子拿回被搶的包後,悄悄離開。一位大媽大喊:「別個人幫你抓小偷,你跑啥啊?!」女子還是離開了。沒了最重要的證人,歹徒得以逃避處罰。[2]此類「公德悲劇」一再上演。如此自私,只求自保,不願履行最起碼的公共義務、不願對公共責任有所支付。這位遭劫女子的離開,當然說明中共沒培養出「社會主義新人」,基本社會道德都沒得。

駕校貓膩

中共政府規定:考駕照必須入駕校,這一行業的毛利率高達50%。新華社報導:

駕培行業收費看似是市場行為,但很多地方的審批環節還沒有放開,駕培行業供給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從而滋生出高價等亂象。

近年,隨著學車熱,各地駕校收費水漲船高,各種亂象變本加厲,紅包等隱性收費禁而止,甚至紅包費超過學車費用,各車管所考官上繳的紅包動輒上千萬元。由於人為製造壟斷,駕校獲得奇貨可居的「駕考」准入資源,每位教練可帶學員都有定額。車管所的貓膩越來越多,花樣不斷翻新,從索賄、陪睡到保護傘,學車居然像是「混黑社會」。  [3]

    十多年的污染案

哈爾濱市民劉家父子三人,狀告哈藥總廠臭氣臭水污染十多年,一直沒結果,不受理。污染氣體為有毒硫化氫,危害神經系統,惡臭如打碎千百個臭雞蛋。一條新洗的化纖褲曬在院子裏,穿著上公交,誰都捂鼻子躲開。

外人到此,不到十分鐘必嘔吐。居民夏季不能開窗,污染嚴重的冬天,北邊窗戶全用厚棉被堵死,整天開燈。最初,他們鼻堵嗓幹、暈頭腦脹,整夜失眠,精神萎靡,健康受傷巨大。2007年,劉家的遞狀哈爾濱南崗區法院,七個月後總算立案。之所以立案,乃庭長去劉家實地考察,下車一聞,扭頭就走,回去便給立案。

直至2010年11月10日,首次開庭。劉家訴訟要求:一、停止侵害,停止污染;二、賠償健康、精神撫慰金6萬元;三、賠償非法排汙給劉家造成的房產及其它損失12萬;四、承擔訴訟產生的一切費用。[4]

大大良民呵!真是太好欺負的中國人。放在歐美港臺,索賠200萬都算「高抬貴手」了。中共說起來鐵腕法治、以民為本、全心全意,實際冷漠透頂,不聞不問。為什么這么多年不受理?還不是哈藥總廠背后有靠山?

2013年1月5日,國家環保部通報虛假「黑名單」,88家環境評測機構受到處罰或批評,包括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虛假情節涉及「隱瞞有關情況」、「提供虛假材料」、「借用外單位人員作為環評專職技術人員」。民間環保組織「自然大學」發起人馮永峰認為:「環境評測造假是多方面的」。環評報告中,甚至公眾參與部分造假。有的環評機構調查公眾時,先問「你同不同意XX項目建設?」如不同意,轉身就走,如同意,才發放調查問卷,附送牙膏之類小禮品。[5]

事實上,凡是久訴難治的污染案,背后定有貓膩,一定有地方政府的保護傘,有結構性利益驅動,真正的「污染源」一定是政府。無數案例證明:當民眾試圖用法律「治污」,當地法院不是不予立案,便是等你花費大量財力精力后敗訴。如果民眾發動反抗,整出群體性事件,地方政府便出動軍警鎮壓,將頭領們栽上各種罪名送入監獄,是為「結案」。

慶安官場連案

2015年5月,黑龍江小縣城慶安頻閃大陸各大媒體頭條:〈慶安官場「餘震」,拔出蘿蔔帶出誰?〉5月2日下午,慶安男子徐純合在火車站候車室與警察發生衝突,竟被警察拔槍擊斃,引發媒體關注,追問責任。最后竟查至常務副縣長董國生有問題——戶籍年齡造假、學歷造假、老婆「吃空餉」,董副縣長被停職。得到鼓舞的慶安民眾開始踴躍揭發。5月12日,縣檢察官隋偉忠實名舉報:檢察長魏鵬飛超標違規使用公車並懸掛假牌。13日,民辦教師實名舉報慶安大批官員涉嫌買賣教師編制。同日,縣公安局副局長兼交警大隊長王向陽亦遭舉報,指控他在處理交通事故中徇私枉法、濫用職權。

《南方都市報》、光明網載文:

如果沒有慶安站警察引發全國公眾關注的偶然一槍,無人理睬舉報其他腐敗現象的局面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是人們不能斷言的事情。這種事情發生在反腐敗已經持續兩年有餘的時候,說明中國當局縣域基層治理面臨的現狀不容樂觀。

新華社也發表評論:

不能總靠倒逼解決問題。一個縣的問題能否得到縣城(或者稍大)範圍媒體的及時關注?權責部門能否及時介入予以公正調查? [6]

依靠新聞事件得以一擠多年潰爛膿瘡,已非什么新聞。中紀委多次強調充分發揮線民和媒體的作用,這次也要求慶安線民多多出力。可問題是那些未出新聞事件的全國各地,那兒的官場膿瘡咋辦?怎么擠?都得依靠偶發的新聞事件么?

結語

赤潮祸华,中共祸国,弄得国家善不能舉,惡不能退,利不能興,害不能除,还來什么「五不搞」、「七不准」。最最噁心的是不準批評(一批評即為「缺德」),只能「歌德」,啥人吃得消?比比美國,人家連媒體都不準官辦(「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乃外宣機構,不評內政),更不用說自拉自唱再自說自好,差距實在不是一點點,居然指人家「腐朽沒落的資本主義」,好像膿瘡四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是人間天堂。

 

                                             1/5/2018 Princeton

 [1] 李興文:〈「假帳本」令地方官員有苦難言〉,原載《半月談》(北京)2012年第23期,《文摘報》(北京)2012-12-18摘轉,版1。

 [2] 唐偉:〈人人自保中會讓人人自危〉,原載《中國青年報》(北京)2015-5-6,《文摘報》(北京)2015-5-12摘轉,版3。

 [3] 施平:〈學車竟像混「黑社會」〉,原載新華網(北京)2015-4-29,《文摘報》(北京)2015-5-7摘轉,版2。

 [4] 莊慶鴻:〈十多年了,這是真受不了「——一場居民狀告哈藥總廠污染致病的官司〉,原載《中國青年報》(北京)2011-6-14,《報刊文摘》(上海)2011-6-17摘轉,版7。

[5] 宣金學:〈虛假「環評」催生制度改革〉,原載《中國青年報》(北京)2013-1-16,《文摘報》(北京)2013-1-22 摘转,版1。

 [6] 〈慶安官場「餘震」,拔出蘿蔔帶出誰〉,原載《南方都市報》(廣州)、光明網(北京)2015-5-13,《文摘報》(北京)2015-5-19摘轉,版1。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刊登日期: Monday, January 8, 2018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