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BBC中文 | 关公战秦琼 《红色娘子军》著作权引纠纷

January 6, 2018
  • BBC中文网2018年 1月 4日

Image caption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得到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右一)指导。江青亲自干预指导的几个"样板戏"当时被认为是革命文艺创作的榜样。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关于红色经典《红色娘子军》著作权纠纷涉及敏感政治话题而广受媒体关注,许多相关网络讨论已经被删除。

中央芭蕾舞团新年开始(1月2日)发表"严正声明",说判决该团侵犯著作权的法官是"滥竽充数",司法腐败玷污了"为捍卫无数先烈用生命和热血染红的《红色娘子军》"。

声明还指状告中央芭蕾舞团侵权的原告,中国一位著名演员"盗名欺世","是图谋将集体智慧窃为己有的拜金小丑"。该声明措辞激烈,引起舆论关注和批评。

中国《环球时报》的批评说,中央芭蕾舞团使用攻击性语言,扣帽子,做法过分。

著作权纠纷

1964年上演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后来在文革中被列为八大样板戏之一。江青亲自干预指导的"样板戏"当时被认为是革命文艺创作的榜样。

据中国媒体报道,见证《红色娘子军》创作过程的原解放军出版社负责人朱冬生说,在1956年纪念建军30周年时中央军委征集了30年革命斗争历史回忆文章,其中有来自冯增敏撰写的《红色娘子军》征文稿。据说参加过红军的冯增敏就是《红色娘子军》主人公的原型。

冯增敏的文章入选后,军队领导指派作家对她进行采访,军旅作家将她的回忆文章编改为文学作品。1958年冯增敏被评为全国全军战斗英雄模范人物代表受到毛泽东接见,毛泽东赠与她一支全自动步枪。

2007年《军事历史》杂志刊登过另外一名军旅作家刘文韶的文章,回顾称他1958年在海南岛《红色娘子军》故事发生地调查体验生活,创作了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而军队作家梁信也说他在1958年到海南采访了解红军女兵的事迹后在当地创作了《红色娘子军》的电影剧本。

1991年中国通过的《著作权法》后,梁信同中央芭蕾舞团磋商,并在1993年达成协议,有效期10年,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五款和国家版权局关于'表演作品付酬标准的规定'中有关条款的规定,中央芭蕾舞团一次性付给梁信同志人民币5000元整"。

2003年协议期满后中央芭蕾舞团没有和梁信续约,梁信在北京西城法院提告要求被告中央芭蕾舞团停止侵权,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人民币55万元。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著作权纠纷的讨论触及政治禁忌,许多讨论文章被网络删除

2011年梁信的女儿梁丹妮和女婿演员冯远征继续要求中央芭蕾舞团执行赔偿判决,索要从1993年至2001年的50万元稿酬,补偿2001年至2011年1月间100万元稿酬,并要求自2011年1月起芭蕾舞团每年向梁信支付30万元稿酬的要求。

北京西城区法院试图调停没有结果后在2015年作出判决说,中央芭蕾舞团没有侵犯著作权,但梁信应该获得赔偿。判决始终没有得到执行。

公有制时代

据知识产权法律师讲,中国在1991年出台"著作权法"前的版权法就是"大清著作权律"和北洋政府和民国时期的的著作权法。从1949年到改革开放前一直没有相关法律。

过去中国和苏联那样的共产党国家通过国家手段垄断出版权,抑制精英主义文化,鼓励所谓人民大众文化。在毛泽东时代,许多知识分子和文化人是需要改造的对象,私有财产观念和所谓"资产阶级法权"都一度受到批判,自然很难想象个人的著作权会受到专门立法保护。

尽管如此,同样是共产党国家的苏联却一直有版权方面的法律,十月革命后也没有完全废除沙皇时期制定的版权法。苏联的著作权无需注册,苏联公民和外国人第一次在苏联发表都自动拥有著作权。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1993年新版权法规定把作者死后保护版权期限延长到50年。新法律还向前回溯了50年,对许多1943年以后的一些俄罗斯作者,许多已经死去或在斯大林时期被处决后来获得平反的俄罗斯作家的著作权按照新法律实行保护。

俄罗斯新版权法回溯主要包括一些死于1943年或以后的作者,以及他们在同一期间发表的作品。这其中包括许多被平反作家,诸如被斯大林处决的作家鲍里斯·皮利尼亚克,苏联犹太小说家伊扎克·巴别尔和在被流放中死去的诗人曼德尔施塔姆等。

回溯的尴尬

而中国的《著作权法》则没有"回溯"条款,明文规定并不涉及"本法施行前发生的侵权或者违法行为"。虽然作家索要自1993年新法开始的著作权报酬,但用新法衡量过去的没有法律规定的著作权也成了某种法律"回溯"。

虽然苏联时期著作权法律被1993年的新著作法取代,但是在处理发生在1993年8月3日新法通过前的侵权案时,俄罗斯法庭仍然援引苏联法律。而中国改革开放前并没有关于著作权利的旧法律可供参考,这就增加了《红色娘子军》这类"历史遗留问题"侵权争议的裁决难度。

在北京的产权法专业律师对BBC记者说,对于中央芭蕾舞团的《红色娘子军》侵权争议,一方面要考虑过去历史环境。虽然没有法律规定,但中国作者也享有某些著作报酬。

Image caption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颁布的新的著作权利法回溯50年,保护了斯大林时期受迫害的许多作家的著作权。

在改革开放前的国家体制一方面是缺乏著作权的法律保护,另一方面诸如诗人和作家,音乐家和画家等创作者在国家体制内创作也不会受到市场经济体制中创作者面临的市场和生存压力。改开前中国许多文艺作品就是创作者靠公款公派,有充裕的时间,去不同地方采风和创作的产物。

这种创作机制令那时的文艺作品具有独特的时代烙印。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的音乐由著名作曲家由吴祖强、杜鸣心等人集体创作。这些曾经"留苏"的作曲家长时间深入生活收集中国民歌素材,并将其融入欧洲古典音乐和苏联风格的旋律,使《红色娘子军》芭蕾舞曲成为中国现代交响乐的经典作品。

一位新浪博客作者(钟晖)找到了1967年旧报纸上整版刊登的"江青同志对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指示",文中江青提出具体的艺术指导有31条之多。这位作者评论说:向样板戏剧组要钱,江青的家属也可以闹,没有江青,能有红色娘子军吗?

"关公战秦琼"

包括著作权在内的财产权是物化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关系。对于《红色娘子军》侵权争议,有人认为用私有产权时代的法律回溯过去公有制时代的做法像"关公战秦琼"。

因为随着苏联解体,共产党体制也被彻底否定,从道理上讲俄罗斯用新的产权法律回溯苏联时期的著作权的政治顾忌更少。而中国改革开放后并没有否定共产党体制。到了习近平担任最高领导人后更特意强调,不能割裂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在中国用改开后产权法否定过去的一些做法政治顾忌会更多。因此,这次中央芭蕾舞团发表措辞激烈的声明,开始就援引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话:"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同样,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把著作权争议一下拔高到了政治层面。

Go Back

Comment